温柔地将你雷碎

说话要算话,不算是小狗。

TSN ME DND AU 砂砾 2 大纲是浮云啊浮云。随意更新了OTZ

刚才还想再写写写到下个情节,至少写到马克出场再更新。
计划赶不上变化。就先更了。
也许我级做到日更?(别做梦了你!)

砂砾  2

“我觉得你们应该回程了。”接下来的修整时间,爱德华多提议。

战士詹森点了点头:“多亏了你。我们这次才能有所收获。”

诚然他们并不是一队经验如何丰富的冒险小队,为了丰富的佣金受雇于某个大型的商会。为商会在幽暗地域进行游猎。报酬与风险成正比,越是危险的行程,越有着让人不畏死的巨额金币。刚开始时他们是一队足有十三人的庞大队伍。但是在幽暗地域的行程初期,就因为种种原因损失了足足七个同伴,其中之一还是经验最为丰富的领队。他掉进了地形变化下突然出现的酸湖里。但是托了这个忽然出现的神秘人的福,他们余下的三人不但没有再遇到更大的危险,反而收获远多于预期。这幅完整的恐爪兽的甲壳在地表世界抢手的很。

“如果你们从这里出发,较为安全的回程是走这条苔藓小路,从有三个水潭的那个洞穴一直向上走。”爱德华多在地图上标示着前往地表世界的道路,“基姆注意多用几个判断方向的法术,还有那个指南针。不不不你不要在我附近把它拿出来。”

他身子一缩,按住基姆的手。

“这条路上没有什么太凶猛的怪物,因为它很多地方太荒凉,没有猎物也就没有猎人。”他补充道,“按照你们的行进速度,大约在五天后就可接近那道地表出口。”

牧师小心的收好地图:“等罗伦那一队回来,我们就收拾起程。”

“我不觉得罗伦会这么回去。”法师基姆忽然开口说。

 

“我不会就这么回去的!”果不其然的,在听到回程的提议时,另一个三人小队的领队,同样身为战士的罗伦大声反对。

“为什么不?”詹森问他,“我们已经在地下呆得够久了。”

“没错,但是我们的收获配不上我们花费的时间。”罗伦粗声粗气的回答,“一幅恐爪兽的甲壳,你们就满足了吗?”

他瞥了站在詹森身后的法师一眼,“甚至这东西都不是你们自己动的手。”

詹森粗重地喘了口气:“别那么固执,罗伦。”他劝他,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但是理智一点,这是幽暗地域,天知道我们离地表到底有多远。如果不是爱德华多,我们可能早就死得一个不剩了。”

听到自己的名字被提起,一直在最里边倚着石壁休息的青年抬头往他们的方向看了一眼,正好与罗伦看过来的视线对了正着。他礼貌性的微笑了一下,罗伦却板着脸。

“爱德华多也提议我们最好返程。”牧师补充道。

“那个人……”罗伦皱起浓眉,“我们应该离开这里,不是返程,而是继续向前走。”

“他疯了!”法师冷笑,“看看我们,六个人,给养最多撑十天,武器需要修补,你的链甲也是。还有我的施法材料。如果继续向前走,我怀疑我们还回不回得来,还能回来几个?”

“出发前商会给你的传送卷轴呢?”罗伦目光锐利的盯了年轻的法师一眼,“我们可以用它回去。只是一瞬间的事,别告诉我法师学院毕业的你连传送卷轴都不会用。”

“在幽暗地域施展地表传送术?”最里侧的青年少有的出言打断了他们,以往在他们争论的时候他从不参与,安静如影。“……我觉得最好不要。”

幽暗地域无穷无尽的岩石里暗藏着难以辩明的各种矿石,其中不乏最为珍贵罕有的品种。是财富,也是无形的陷阱。例如某种无色透明的六棱体宝石,它独特的空间属性就可以对传送术施加无法预料的影响。运气好的话,被传送的人会安全的返回地表。运气差的话,被丢到某个无人知道的地区,甚至直接卡在岩石中与其化为一体,也不是特别罕见的事情。

“我不信任你,年轻人。”年近半百的罗伦仍然是个强壮非常的战士,他盯着爱德华多,忽然说道。“你知道为什么。

瘦高的青年在他的目光收敛了笑容,缓缓站了起来:“那你告诉我?”

“你的体质!你身上那些奇怪的问题。”罗伦无视基姆哗然的你知道什么的叫嚷,他上前一步,“基姆太年轻,不知道你是什么来历,但是我,我听说过。不能使用魔法,甚至不能接触魔法,还有,神术对你不起作用。”

爱德华多抿嘴了嘴唇,在地底发蓝的光照中,他整个人都显得血色淡薄,“继续。”他说道。

“被诸神摒弃者。”罗伦压低了声音,像是畏俱着什么一般,吐出了这个词语。

基姆哈一声笑了出来:“你是说他被魔法之神摒弃?”他嗤嗤的边笑边说,“你傻了么罗伦,我们法师从来没有承认为什么魔法之神。我们的力量来源于魔网,而我们的信仰是知识。魔法不是神明的恩赐,魔法是知识的力量。”

“你做过什么只有你自己清楚。”罗伦没有理基姆,任由他笑,他打量着把自己半边身体都隐藏在黑暗里的爱德华多,“我仍然诚恳的感谢你对我们的帮助,如果有一天你决定回去地表时,我会尽我所能的帮助你。但是同样诚实的说,我无法信任你。”

“谢谢你对我这么坦诚。”青年听到罗伦的话后,倒是没有什么被冒犯到表情,他重新坐回了地面上,长腿伸在一边,“我身上的事情,比较复杂。你也知道,我对你们没有恶意,”他挑挑眉毛,露出个有些冷酷的表情,“不然你们早就死了。”

“罗伦!”牧师深深的吸了口气,劈头一个冷静术扔到了他的头上,“你应该道歉。向爱德华多。”

“没什么,我不介意,他说得也没错。”爱德华多无所谓的止住了他,“但我真心不建议你们再向前走。”他的手在空气中划了个方向,“再往前,就是黑暗精灵巡逻队的边缘地带。他们如果哪天心血来潮想给蛛后寻找点地表的祭品的话……”

黑暗精灵,所有地表生物闻之色变的生物。邪恶又美丽的他们是地表精灵的远亲,在几千年前的精灵战争失败后在蛛后罗丝的护佑下退入地底,天长日久的不见阳光与地下辐射,让他们都拥有着黑如乌檀的皮肤与雪白的头发。他们既有着精灵让人无法抗拒的美丽,又有着幽暗地域生物一样的邪恶混乱。如果说遇到恐爪兽是探险小队的噩梦,那么遇到卓尔的巡逻队,基本就可以为你的生命进行倒计时了。

罗伦也为个这美丽邪恶的种族皱起了眉头:“我们可以避开他们。”他说。

“随你怎么想,但都不可能。”爱德华多摇头,“我要准备离开了,这里本来就不是我平常久呆的地方。我不想招惹黑暗精灵,他们也不想看到我。”

“你们是盟友?”

“黑暗精灵的盟友的意思是短暂的利益联合。”爱德华多说,“在几年前我与几名黑暗精灵联手对付过一些地底的怪物。但是我可不会认为我就是他们的盟友。所有非黑暗精灵的生物在他们眼里,都是垃圾。”

 

 

这场争论并没有得出结果。罗伦固执的想继续前进,而他的两名队员服从他的命令。至于詹森,他更想立即踏上回程。

“不论如何,明天我就要离开了。”爱德华多对他说。“你们自己保重。”

“如果我们回去地表,你会和我一起回去吗?”基姆问道。

“不。”爱德华多不假思索的回答。

“为什么?”牧师震惊,“你要一个人留在幽暗地域?!”

“我已经在这里生活了有段年头。”爱德华多安抚的对他笑了笑,这个坚强善良的牧师让我偶尔会想起某位友人,“我不能,也不想踏上地表世界。”

“原因你不会说。”基姆说。

“是的,我不会说。”

“你怎么在这里生活?你是一个人类,而这里……”牧师看着外面沉沉无光的幽暗,传来的种种声音只能衬得这里越加寂静恐怖。“你又不能接触魔法。”

“魔法对于我来说不是必须的。”爱德华多抚摸着腰间刀柄,“我与地底侏儒们有一点交情,我可以从它们那里换取一些生活物资。”

“我不觉得这种生活适合人类。”基姆揉着手指,看着爱德华多的眼神里有点敬畏的了。

“适合我就行。”

“如果我邀请你去地表呢?”牧师说,“做为战士,你的强大有目共睹,任何一个冒险小队都会希望得到你这样的人。”

评论(6)
热度(8)

© 温柔地将你雷碎 | Powered by LOFTER